第三百七十六章 雷霆一击

万博manbetx app下载_万博体育app怎么那么卡_万博app为什么登录不了: 九州风雷劫 作者: 第五人王 更新时间:2019-09-27 04:50:48 字数:4390 阅读进度:301/301

如果说,之前家人被绑架,对红山教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那么现在,经济命脉被对方扼住了咽喉,就是致命的打击了。

大派有什么,人,钱。当然还有厚重的积蓄。

红山教已经知道自己输了,因为他们的人被对方所绑,而教众虽然众多,但那都是用钱所堆积的。如果没有优越的条件,谁也不会绑死在红山教这颗树上。

不过红山教不是普通的小门派,他们的积蓄,可以让他们在这种困境中,依旧坚持。

但是红山教也明白,这样的坚持,迟早会将自己拖垮。这样的坚持没有意义。他们要做的是,给监察司沉重一击,或许有着败中求胜的可能。

而监察司这边,虽然已经重新掌控了局面,但是他们的担忧也与日俱增。狗急跳墙,何况红山教这个庞然大物。这几日红山教没有什么动静,监察司已经没有再莫名的有人失踪或死伤。但是这份平静,却是愈发的让监察司的人感到不安。他们可以预见,这沉默之后的爆发,将会是多么的猛烈。

宁不凡也在猜测,红山教会做出什么。消灭监察司不可能,红山教现在并非绝路,他们只是要出一口恶气。而并非是将整个红山教全部搭上。

那会是什么红山教的整体实力不知比监察司高多少。但监察司背后是整个武朝,又不知比红山教的实力要高出多少。

宁不凡想了几种可能,不过后来都被他一一否决了。

“杨义,如果是你,你打算如何向监察司发难”

杨义此刻也来到了荆州,与他一同过来的,还有陈直树和白英雄两人。

“我不知道。”

宁不凡摇摇头,杨义对他之前在荆州的作为,也有些不满。不过宁不凡显然是不会在乎的。

“若是我,绝对是忍不下这口气的,我会将目前监察司中的家人也都绑了。”

宁不凡的思维,当真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而此时的寒武城,也有了些其他的声音。原本其他门派都已经被安抚好,不再插手监察司在荆州的事情,不过现在却是有了转变。而引起这个转变的人,正是从荆州匆匆赶到寒武城的房宠。

房宠,一个长治府府主,如果放在荆州,还算是个颇有头脸的人物。但是在寒武城,他连个上殿面君的资格都没有。但是就这样的一个小人物,带来的消息却是让整个寒武城都震惊。

武朝的前身,本就是个江湖门派,他们立国之后,也是默默的遵从着江湖上的很多规矩。这也使得其他门派,对于武朝的看法,更像是一个武林大派,江湖魁首。而非是一个朝廷。但这都是建立在武朝依然遵从着江湖规矩的前提。

但是荆州监察司所做的事情,已经狠狠的打破了这份默契。而其他的江湖门派,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愈发的要抑制武朝的举动。

这件事最烦心的当属太子。

杨东一不想让这个国家,继续这样下去。门派的林立,至使武朝名义上的国家,但是却不能有一个国家该有的样子。而且那些大门派,掌控者本地的人,物,田地等资源,变相的削弱了武朝的实力。这样的局面,杨东一想要改变。所以他建立的监察司,监察司初期的目标是掌握所有江湖门派动向,第二步的目标就是将江湖门派的影响力,逐渐削弱。

但是现在这第一步都是在起步阶段,杨东一之前给与纪凡的指示也是尽量与每个州郡的大门派进行合作,不仅可以节省监察司的人力,而且还能顺利很多,不至于被这些大门派所反感,反对。

但荆州的事情,纪凡明显处理的不好。他不仅和荆州最大的门派红山教起了冲突,而且还将对方高层的家属绑架。

“殿下,纪凡这事处理的的确有些不妥,不过我想他也是没有办法。”

沈天良帮纪凡说着话。

“行了,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

杨东一揉着额头,他知道杨东方去荆州的事情,他更知道自己这个兄弟的做事风格,但这都没什么,若是一举将荆州拿下,也是一种方案。但问题是,他就做了一半,然后把另一半该做的事情叫给了纪凡。试问他留下的摊子,纪凡如何接得住。

但是纪凡最不应该的就是一错再错。如今来了个房宠,将这荆州的事情,弄得满城皆知。其他门派的官员,也重新联合了起来,若是这样下去,监察司还如果进展,如何发展。

“去吧东方给我叫来”

沈天良点点头,一个时辰后,杨东方到。

整整七天,红山教毫无动向。他们一如往常,似乎没有发生任何事。

“司长,这红山教为何一点变化都没有”

胡焱问着纪凡。

“我哪里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我们继续做我们的事情,现在荆州我们已经控制了多少门派了”

胡焱回“快有六成了。”

监察司并不是要每个州郡都要控制十成十的门派,他们的目标是八成,因为八成的门派,就已经足够了。

“嗯,进度还行。朝升,你那边人手可还够。”

许朝升微微摇头“人手一直都缺,不过若是红山教跨了,我想我们的人手,就不是问题了。”

现在监察司派遣了大量的人手在监视红山教的一举一动,面对这样的庞然大物,他们不得不小心。

纪凡听完,也是点点头。不过制约了对方的经济命脉,并不能一下子就击溃他,这需要时间的力量,才能慢慢的显现威力。

此刻他们三人还不清楚,寒武城中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红山教准备着什么。

这天夜里,红山教开始动手了。

“掌门,我们这么做,会不会把太子得罪死啊”

刘洗还是有些担心。不过这个结论已经是其他人都同意的了,他就是有反对意见,也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刘长老,不要再思前想后了,我们红山教再怎么说也是大门派,现在都被人欺负成了这样,若是一点响动都没有,真不知道以后别的门派会如何看我们。”

慕容无咎是这个行动的坚定支持者。

洪涛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一阵钟声传来,悠扬而空灵。

“行动。”

简短的两个字,谁都听的清清楚楚,慕容无咎第一个走了出去,紧接着红山教的信鸽如同天女散花似的,尽数放出。

时间流淌,一分一秒。凌晨时分,监察司传来噩耗。所有派驻而出的监察员,一一遇难。

就在纪凡愤怒的时候,门外传来喊杀声,声音四面八方,分不清到底是来了多少人,在攻打苍狼山。

许朝升醒了胡焱醒了所有监察司的人都醒了,执勤的人更本没有抵挡之力,很快这伙人就杀入了监察司内部,许多人来不及穿戴好,就已经被一刀斩杀。

纪凡心如冰,楚先知守在他的跟前。

“司长大人,你不要出去。”

纪凡哪里肯听,他是武者,岂有躲藏起来的道理。

“你以为我怕死不成。”

“司长,属下得罪了。”

楚先知伸手高出纪凡许多,一记手刀,将纪凡砍晕了过去。若是来人是寻常门派,楚先知也不会惧怕,但眼前的对手是红山教,而他的使命是保护纪凡。所以他不得不做出一个选择。

纪凡晕倒,楚先知扛起他来就走。其他人是死是活,他已经完全管不了了。

这时,杀声渐进,已经有人冲到了这屋子前面,楚先知刚一出门,就和这人对了一掌。一掌之后,两人平分秋色。

“哈哈,看来让我找到了。”

这人大笑,显然他要找的就是这监察司的高手。或者说是监察司高手要保护的人。

“大胆,你红山教要造反不成”

楚先知大声质问着,不过他的质问,对方根本没有打算回应。

“快来这里,有大鱼。”

随着这人一喊,立刻又有几条身影朝这边而来。楚先知一身冷汗,若是来人也和这人似的,与自己不相上下,那自己在带着纪凡的情况下,能够逃掉的机会实在是渺茫。

楚先知不敢停留,立刻拔腿就走,虽然他身上扛着一个人,不过速度丝毫不减。

“哪里走”

对面的人明显不想放对方走,立刻跟上,速度与楚先知也是不相上下。而他的身后,自然还有着几条人影,紧随而来。

而另一边的胡焱,则是陷入了苦战,虽然他身边也有一位至臻境界的高手,不过现在这位高手已经被人缠住,丝毫么有时间来分心助他,而他所面对的对手,境界明显比他要高出一层,他现在苦苦支撑,只盼望有神兵天降,救自己于这水火之中。

许朝升很是机警,在听到外面的动静后,第一时间就起来了。不过他没有让自己身边的高手带着自己离去,而是让那人去纪凡那里,看看情况。

那人离去之后,许朝升没有在屋子里停留,而是闯入了这纷乱的夜色。

若是有高手保护,势必更有把握逃走,不过许朝升却是另有想法。对方是红山教,既然敢于冒险,那自然是高手尽出,他们绝不会留下把柄和证据的。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身边有个高手,反而容易受到对方的重点照顾,他本身实力低下,许多监察司的侍卫都要比他厉害。他现在出去非常凶险,不过这份凶险是值得的。现在监察司的人员,很多都是在荆州招募的,红山教人员庞大,势必会有些人与这些新招募侍卫有些关联,而且这些人侍卫说白了就是穿着监察司衣服的荆州人,对方的重点目标是他们这几个高层,如果扮做侍卫,或许反倒是多了一线生机。

楚先知已经和那人再次交手,或者说和那几个人在交手,而且处于下风。不过他边逃边打,也不至于顷刻间就落败。不过他的体力消耗要比这几个人大了许多。

楚先知心知若是就一直这样下去,自己和纪凡,肯定是凶多吉少。不过转机也很快到来,另一个与他一样伸手的监察司高手到来了,瞬间缓解了楚先知的压力。

楚先知也抽空问了这人许朝升的情况,不过却是不知道许朝升如何了,只说许朝升特地让他过来的。

楚先知听闻,也来不及多想别的,只是感激许朝升,能够在这个时候,还想着纪凡。而另一个胡焱,却是没有这份想法。

胡焱何尝不想在这个时候表现自己的忠心,不过他现在已经倒地,而他的那个至臻境的守护者,也是与他倒在了一起。

“哼这人还真难对付,亏了你来帮我。”

许观说着,撤下了脸上的面罩。

“带上。”

那帮他的人,眉头一皱。

“行行行,我喘口气。”

许观说着,不情不愿的再次将面罩带上了,而后两人从这里出去,又去找其他的目标了。

许朝升刚才中了一剑,这一剑刺在了他的肩膀上。不过刺他这一剑的人,明显是留了手,否则这一剑就要刺在他的胸口了。那人没有和他继续颤抖,刺完一剑之后,就去找其他人了。许朝升不由的心想看来自己是赌对了。

他拖着受伤的身躯,脱离了这个战场,许多蒙着面纱的人,看到他这情况,也没有继续过来难为他,或是阻挡他

楚先知继续带着纪凡逃,虽然有了一个帮手,但是对方的人数,是这边的两倍。他们两人对付四个人,依然十分辛苦。或许是心里作用。楚先知选择的逃离方向,正是奔着京城。他们一路逃,一路大。如今天已经大亮。对方依然穷追不舍。

“你们两个还真能逃。”

“哼鬼鬼祟祟的东西。”

对方四人,一直蒙着面罩,没有露出脸来。不够楚先知心里清楚的很,对方就是红山教的人。但是现在自己没有能力将对方的面罩解开,否则就可以定下红山教这个罪状了。

“我们那里鬼鬼祟祟,我们是光明正大的要杀你们。”

那人被这么一激,索性将面罩摘下,露出的面容,正是白苍鹰。

“是你。”

楚先知自然人的对方,不过认得有如何,对方现在摘下面罩,不正是说明,不死不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