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婚期将近

万博manbetx app下载_万博体育app怎么那么卡_万博app为什么登录不了: 高段位重生 作者: 许阿伶 更新时间:2019-09-27 05:03:23 字数:2728 阅读进度:278/278

“那怎么能行!”

不出夏曼所料,赵尧对这一句话的反应特别大。

“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能说取消就取消呢?!”赵尧看上去很是生气,他说的话倒是有条有理。

就好像刚刚抱怨这件事的人不是他一样。

“那赵少爷的意思是?”夏曼摇了摇杯中不多的红酒,她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

“哼,我不管,你不准去和那些老家伙们说取消!”赵尧撅了撅嘴,任性的说道。

“那咱们就……”

夏曼听到他的话刻意的顿了一下,见到自己的话吸引住了赵尧的目光,这才不慌不忙的说了后面的话。

“订婚宴上见咯。”

她冲着赵尧扬了扬手中的酒杯,说完了这句话便笑着从他的身边走开了。

等走到了一处没有人的地方,夏曼这才收敛了脸上的表情。

她沉着一张脸,站在阳台上朝着天空张望。

夜已经深了,但天空中却连一颗星星都没有,反倒是乌云滚滚,看上去像是要变天了。

夏曼扯了扯身上的披肩,她觉得有些冷。

等她一口气喝完了杯里的酒,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夜空,很快就回到宴会上去了。

虽然苏堇对她说什么订婚宴就在这几天,可实际上她那也是瞎猜的。

订婚宴真正定下来的时间其实早就已经被赵夏两家商量好了,差不多是在一个月之后。

时间还长,夏曼自己也就不那么着急,夏家安排她去做什么她便去做什么。

每天除了这些事之外,还有别正宇的事情让她感到头疼。

她只好一边收拾着那边的烂摊子,一边按照夏家的吩咐做事。

在夏家看来,夏曼是一个十分乖巧的傀儡。

但这傀儡也只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听话而已,夏家的那些人当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否则的话也不会将穆慈放在她身边时时刻刻提防着她。

“小姐,该去体检了。”

这一日,她身边的穆慈在一早的时候就被人支走了,夏家派了专人过来护送她去进行婚前体检。

这一趟的行程并不像她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又或者说,其实那样的结果,反而是在她的预料之中。

她被查出来没有任何的生育能力。

在经过了医生的一番仔细盘问之后,那位女医生终于断定她无法生育的能力是与生俱来的。

医生语重心长的安慰了她一会儿,在她离开之前更是重重的拍了拍她的肩,看上去一副怕她想不开的样子。

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除了夏家的几个高层之外,就只有她一路上接触过的那些人了。

夏曼当然知道在这种紧要的关头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动手,夏家的人自然会在知道这件事的那一瞬间就开始计划。

为了夏曼可以畅通无阻的嫁入赵家,此时的夏家对于这样的问题绝对是十分在意的。

毕竟无法生育这样的事情,会让夏曼整个人在联姻市场上大打折扣。

尤其是在现在他们家并不怎么样的阶段。

要不是遇到了赵尧这么个撞上来的傻子,夏家的那些人还真是没想好该怎么将夏曼这个人为他们带来的利益最大化。

若是可以让赵家助他们一臂之力,那他们定然可以在这一次的动荡之中完好无损的活下来。

但若是出了点什么差错的话,那他们就只能面临着四分五裂的结局了。

夏曼也不是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她在一开始就做好了相关的打算。

只是她将这些都放在心里,从来都没有跟人说起过。

别说穆慈不知道了,就算是孟行舟,也根本就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想法。

人们就只知道夏曼一口应下了这门亲事,其中详情到底如何那就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知道了这件事,最高兴的莫过于是那位赵家的少爷。

在那之后,他甚至每天都要给夏曼打一个电话。

就算是在景和别墅里,她在别正宇身边的时候虽然没有接过电话,但出了门便会给赵尧打过去。

在门口毫不避讳的附和着电话里赵尧所说的话。

穆慈仍然识趣的待在一边,他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而房间里的别正宇则是故意翻了个身,他睁着眼睛,面无表情的听着夏曼跟别人打着电话。

他自己真正能清醒的时间不长,但仅仅就是在这么短的一个时间内,就让他听到了如此震惊的消息。

难怪前几日,他偷听到那些佣人们在背后的谈话,就好像夏曼能嫁出去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似的。

虽然知道这里面有些人是一直待在夏曼身边看着她长大的,可他听到那些话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又急又气,最后只好将脾气肆意的发在了那些不会说话的物件上。

她的声音听上去不咸不淡的,看样子对于这一次的订婚并不是那么的热衷……

别正宇暗自在心里这么分析着,外面的夏曼挂了电话,在窗外看了背对着他们的别正宇一眼,没过多久就带着穆慈离开了这里。

当然了,最近在雍城中闹的沸沸扬扬的,除了夏曼和赵家少爷赵尧订婚的这一件事之外,还有一件让人们津津乐道的事。

那就是苏家的那位小姐,之前在她身边的那位新宠似乎有些贪心,被苏堇的母亲发现了之后教训的很惨。

估摸着以后在雍城的这个圈子里是混不下去了。

而苏堇也没讨着什么好,除了要处理郑文杰的事情之外,她还面临着另一个重大的问题那就是她的母亲不知道又从哪里找出了一个女孩子出来,说是她以后的姐妹。

她以后再也不是苏家的大小姐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夏曼会在那天的宴会上只叫她堇小姐的原因。

也不知道她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苏堇想到这里心里一紧,开始怀疑起她现在的这个姐妹和夏曼之间的的关系来。

莫不是那个女人专门找过来害她的吧?

这样的想法要是让夏曼知道了铁定会笑的肚子疼,毕竟这事儿还真是苏堇想多了,她除了不知道从哪里打听来的消息之外,在这里面还真是没有多做参与。

只是就算她知道了,也只会在心里想着她爱怎么想怎么想好了,反正这事儿也和她没什么关系。

现在的她还不如多担心担心自己呢。

眼看着就快要到订婚宴的日子了,她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丝莫名的不安。

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什么样的问题。

只能安慰自己说那不过就是自己多想了而已。

毕竟这一个月,除了体检的那一次之外,她就再也没有遇到过别的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