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0【鬼畜暴露】

万博manbetx app下载_万博体育app怎么那么卡_万博app为什么登录不了: [重生]叔在上,不着寸缕 作者: 盈澈逝雪 更新时间:2015-03-15 16:55:38 字数:3322 阅读进度:10/61

是夜,沈成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袋里反反复复都是沈殷北的影子。

有重生后第一次在雪夜见到他时吹起的那首《离别绪》,有被沈殷浩栽赃时他的挺身而出,有受伤挨板子时他贴心的照顾,还有白天他落下的那个强硬偏执的吻……

“丫的,沈成蹊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他猛的拉起被子蒙住脑袋,脸上又有些热气腾腾,心里还是止不住发颤。

他没想过会跟自己的亲侄子有这种荒唐的行为,当沈殷北的嘴唇落下的时候,他心里震惊、惶恐、愤怒……却惟独没有恶心。

如果以前有人告诉他,自己的侄子对自己有非分之想,甚至还不惜用强,他一定会狠狠地教训那人,甚至心里会恶心的直想吐,可是如今,事情就发生在眼前,他却已经没了这份从容冷静。

难道只是因为他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所以才下不去手?

不,自己可从来没这么脓包,对于厌恶的东西,别说是容忍就算是多看一眼都会难受,可是这个信条却在沈殷北身上打破了。

如果当时不是那么慌乱,而是狠狠地给他一巴掌,让他明白什么叫忠孝廉耻,心里是不是会不那么忐忑?

沈成蹊叹了口气,在黑暗中举起双手,心里却闪过一丝犹豫,若是时间能够倒回,他怕是也对沈殷北下不去手的吧。

该死,沈成蹊你像个娘们儿似的犹犹豫豫个屁啊!

他使劲抓了抓头发,憋屈的都快失心疯了。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沈殷北应该是个温和斯文、浑身带着书卷气的人,有时候兴许会装装可怜撒撒娇,但到底是孩子心性,内心澄澈不会有什么心机。

可是直到今天的事情发生之后,他才开始后怕,沈殷北听到他要偷偷溜走时脸上那阴厉狠辣的眼神,简直像换了个人一般,让他一瞬间不寒而栗。

也许从始至终都是自己傻,沈殷北没准根本就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软弱,他就像一把被柔软绸缎包裹的利剑,当你不小心触到了他的逆鳞时,表面的绸缎就会裂开,露出内里冰冷锋利的一面。

如果真是这样,他不敢想象沈殷北二十不到的年纪怎么会有如此重的心机……

沈成蹊的后背一阵阵发凉,只觉得冥冥之中像是踏入了什么完全看不到摸不到的圈套,脑袋里一些零星的片段也像是有了感应,纷纷串在了一起。

沈殷北总喜欢盯着他的眼睛看,一盯着就是好半天不动。

他知道自己的口味,甚至连今早的云片糕都跟以前府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还有第一次见面,他似乎说过一句“你最怕冬天了,每次一下雪就把自己包在被子里不出来,哪里还有点做长辈的样子。”

长辈……为什么他会这样说?

对于跟自己同辈的哥哥,他竟然用了这个词,自己当时没注意到,如今想来……

“!”想到这里,沈成蹊双手已经止不住发颤。

沈殷北一定是发现了什么,难道他知道自己重生的秘密了?!不,不会,这件事连他当初都觉得匪夷所思,沈殷北一个普通人又怎么会往这方面联想。

更何况生前他与沈殷北几乎没有交集,他不相信凭着一双眼睛就能看穿一个人的灵魂。

“可是……”心里另一个声音弱弱的反抗。

沈成蹊一把捂住耳朵,“没有可是!”

“一定是我想多了,一定是。”

他捂住胸口深呼吸,努力平复着快要跳出喉咙的心脏,不断的重复着这一句话,像是自我催眠一样给自己洗脑,翻过身用被子蒙住自己的脑袋,真想一下子就睡着,再也不要胡思乱想。

这样想着,身体似乎真的有些乏了,全身的力气像是突然被抽净一般,软软的使不上一点力气,眼皮子也灌铅似的越来越沉重,耳边似乎传来“喀拉”一声响,再想抬头瞧一瞧已经不能,转眼间竟就这样睡死过去。

半响屋外的人见里面没了动静,就将一根极细的竹管被抽了出去,而此时筒里的迷烟还没有飘干净。

房门悄无声息的打开,走进来四个侍卫打扮的人,他们手里拿着毡子和软绳,慢慢的逼近沈成蹊的床边……

第二天清晨,沈殷北顶着细密的小雪,坐着一顶小暖轿子,慢慢悠悠的来了,一下轿子,门口两个侍卫立刻迎了上来。

“给三殿下请安。”

“嗯,东西都安排好了?”

“是,一切都按殿下的吩咐做了。”迎出来的侍卫头子赶紧应和着,紧紧地跟着他往前走。

沈殷北点点头,拂了拂肩上的雪花,像是想到什么勾起嘴角道:“你们绑着他的时候,他没挣扎?”

侍卫头子咧开嘴笑了笑,邀功似的说道:“哪儿能啊,昨儿王二他们弄来了些审犯人用的迷魂药,往窗口一吹,神不知鬼不觉人就昏死过去了,根本没费劲儿就绑了个结实。”

沈殷北猛地顿下脚步,回身抬手就狠狠地甩了他一耳光,“谁允许你自作主张拿那种东西往他身上用的,嗯?”

侍卫头子被打懵了,接着慌忙跪下来,头上冷汗涔涔,“那……那软绳虽然质地柔软,但是韧劲很足,奴……奴才害怕大殿下一闹起来会伤着,所以就……”

“就算绑着挣扎几下又死不了人,你倒比我还操心。”

“奴才知罪奴才知罪!因为想着这瀛园虽然位置偏远,但是到底是在王府之中,奴才一是害怕伤着大殿下,二是不想闹出什么大动静给您惹麻烦,下次奴才一定不敢了。”

“行了,不用说了。”沈殷北的脸色缓和了几分,冷冷的撇他一眼,语调阴沉的说,“牢里用的迷魂药多半会伤害身体,轻则昏睡不醒,重则双眼失明,你敢把这东西用在世子身上,看来这脑袋是真不想要了?”

“奴才……奴才不……不敢了不敢了!”侍卫双腿发颤,眼看着快要吓破了胆。

沈殷北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淡漠的摆摆手,“你最好求神拜佛,大哥的眼睛没事,否则……你应该知道之前那帮被换掉的侍卫的下场。”

说着他再看侍卫头子那白如死灰的脸色,径直走进了院内。

此时院里的房子四周已经被厚厚的毡子围住,从横梁一直盖到地面,四角又用钉子封住。

原本从这房子破烂的窗户往屋里看一览无余,如今被毡子遮住,屋里和院外才算是彻底的隔绝开来,所以不管屋里发生什么是,屋外的人都不会知道。

沈殷北满意的勾起嘴角,推开了房门,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昏睡的沈成蹊。

因为毡子遮挡的关系,屋里一片漆黑,正中间摆了两个烧得正旺的火盆,离床边不远的位置点了一根红烛,细小的火光在床头洒下一片光晕,印在沈成蹊脸上,仿佛镀了一层柔和的轻纱。

沈成蹊此时安静的阖着双眼,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亵衣,露出身前两块瘦削狭长的锁骨,双手被软绳绑在床头,一头墨色的头发凌乱的撒了一床。

沈殷北慢慢靠近,用手轻轻的抚摸他的脸,凹凸不平的疤痕有些咯手,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心情。

“大哥,你看你这样乖乖的多好,不要总是想着溜走,难道这样不愁吃穿,安静悠闲的日子不好吗?”

回答他的当然是一片沉寂,可他却仿佛有几分开心。

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捏住沈成蹊衣领的一边,松松的一拉,单薄的亵衣就被剥下大半,双手轻轻拂过他的脖子、锁骨,滑过满是疤痕的胸膛,最终停在那一抹殷红的小点上。

食指逗弄似的戳了戳,拇指不断地搓弄亵玩,沈成蹊虽然没有苏醒,可脸上却慢慢的染上了淡淡的粉红色。

沈殷北低下头,对着那张略微抿起的嘴唇噬咬一番,直到尝到了血腥味才停止。

终于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侵犯他的身体了,时间隔得太久,几乎快忘了上次这样做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记得上次,也是在这间房间,沈殷阙被鞭子打怕了,缩在床角不敢动弹一个劲的哭,明明害怕却还是任着自己玩弄他的身体的样子,让人真的恨不得把他按在床上往死里干。

明明那种深入骨髓的甜美还残存在脑袋里,可没几天竟然传来他的死讯,自己不过是因为六叔的死而几天没去看他,两个人却永远的阴阳相隔了。

本以为这就是最后的结局,可谁知一场啼笑皆非的“死而复生”又把人摆到了他的面前。

死而复生的沈殷阙脱胎换骨,完全像是突然换了个人一样,没有了以前那副胆怯自卑的样子,走起路来都昂首挺胸,脸上也经常带着笑意。

整个人像是从阴暗潮湿的角落爬出来暴晒在阳光下,焕然一新神采飞扬,甚至在那天的雪夜再见到自己时,都没了以往的恐惧。

这样的沈殷阙给了他太多新鲜的刺激,心里一直压抑的欲|望也渐渐升腾,那种扭曲又偏执想要占有一个人的想法再一次涌上来,铺天盖地般强烈,几乎让他快要抑制不住把人狠狠地压在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