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审讯

万博manbetx app下载_万博体育app怎么那么卡_万博app为什么登录不了: 万古第一狂帝(九狂) 作者: 九狂 更新时间:2019-09-27 04:46:36 字数:3387 阅读进度:667/667

“当然是去救我的朋友。”

君逸飞淡淡的道。

“君逸飞,你真的是顽固,现在你去,简直是送死。”

余海棠拦在了君逸飞的面前。

“让开……我还不信了。这剑神宫,有人真的可以一手遮天。”

君逸飞不屑。

一把将余海棠的身躯拨开,君逸飞从她的身边走过。

余海棠看着君逸飞的背影,禁不住的跺了跺脚,有些的无奈,在她看来,君逸飞真的是太顽固了。顽固不化,说的就是君逸飞这种人。

略微的思忖了一下,余海棠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君逸飞当然不会去送死,他也有自己的底牌。当然,这个底牌要在关键的时候用出来。是以,君逸飞对自己的安全,不是太担心。就算是情况真的很恶劣,他也有这个自信,自己可以从剑神宫内逃出来。

执法堂的地牢

此刻,来了一名青年。这名青年正是君逸飞。他面罩寒霜,一股止不住的杀意,从他的身上散发了出来。

“你是何人,此处是剑神宫内门执法堂,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一名脸上有刀疤的青年一下拦住了君逸飞的去路。

“让开……”

君逸飞的声音冷厉的道。

“小子,你敢来这里闹事,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也不看看,这里是何处,给你一个机会,给我滚,否则,杀无赦。”

刀疤青年的面色也是冷了下来。

虽然君逸飞现在在剑神宫的名气很大,但因为他来剑神宫的时日毕竟很短,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见过他。这几个执法堂的弟子,恰巧是那些没有见过他的人。

君逸飞眯起了眼睛,淡淡的说道:“本公子数三声,如果不让开,休怪本公子不客气了。”

“哟呵,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为首的那名青年冷哼了一声,一掌向着君逸飞的所在拍了过去。

“找死!”

对方的速度看起来很快,但在君逸飞的眼中,无疑和蜗牛爬没个两样。那人但觉眼前的人影一晃,君逸飞整个人犹如鬼魅一般的消失在原地。下一个呼吸,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给我躺下。”

君逸飞一掌拍了出去。

“啪!”的一声。

那名执法堂的弟子,还没看清人影,但觉眼前一股劲风横扫而来,待要闪避的时候,却已是来不及了。

“啊!”

那名执法堂的弟子惨叫了一声,整个人犹如断线风筝一般的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落在了地上。

“哇!”

那名执法堂的弟子,面色一白,忍不住的吐出了一口鲜血,神色萎靡至极。

“可恶……”

那执法堂的弟子极度愤怒的看着君逸飞,作为执法堂的弟子,就算是一些核心弟子,都需要给他们几分薄面,但是此刻君逸飞竟然敢在执法堂内,教训他们,简直是翻了天了。

“给我上,拿下他,死活不论。”

那刀疤青年指着君逸飞,对自己的同伴喝令道。

“是!”

六个执法堂的弟子,一齐扑向君逸飞。

“哼,找死。”

君逸飞的脚在地上一蹬,整个人犹如陀螺一般的飞掠而起。顷刻七七四十九道腿影扫了出去。

“绝命腿!”

虽然绝命腿并不是入品阶的武技,但君逸飞早已将其修炼到了大圆满的境界。是以,绝命腿的威力绝对不弱。

“砰!”“砰!”

那些执法堂的弟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觉身躯一震,整个人被强大的冲击波给扫飞了出去,狠狠砸倒在地上。

“哼!”

君逸飞冷冷的瞥了一眼,在地上痛苦惨叫的几个执法堂的弟子,走入了地牢。

同一时间,在地牢内。

“说,君逸飞,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同谋,你们是不是天魔教,混入剑神宫的奸细?”

一名秃头青年,手拿着鞭子,狠狠的抽打在一个青年的身上。那个青年,惨叫了一声,额头上的汗水都流了下来。身上的肌肉,都在颤抖着,上面青筋裂起。显示着,这个青年此刻的痛楚。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天魔教,我根本就没有听过,你让我怎么招?”

肖寒秋大口的喘着粗气,神色极为的萎靡。

那鞭子,并非是普通的鞭子,而是特制的鞭子。上面还有一根根的尖刺。一般的武者,在这鞭子的鞭打下,早就坚持不了了。毕竟,这鞭子抽打在身上,那是普通鞭子百倍的痛楚。而且,肖寒秋身上的真气,早就被禁锢住了。现在的他,比一个普通人,根本就好不了多少。在这鞭子的鞭打下,可以说。痛苦不已。

“哼,还挺倔的,就看你能倔到几时。”

那秃头青年,再度一鞭鞭的抽打在了肖寒秋的身上,打的肖寒秋低声闷哼不已。虽然强忍着,不想让自己在心上人的面前,丑态毕露,但那非人的痛苦,他还是有些经受不起。

“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边上同样被镣铐禁锢起来的吴雨欣,看着肖寒秋此时的样子,也是痛苦不已,连声喊道。

“没有就是没有,你想让我如何承认,什么天魔教……我根本没有听过……”

肖寒秋说完,连续的喘着粗气。

“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承认了,我担保,你不用再受现在这样的痛楚。”

秃头青年笑眯眯的看着肖寒秋。

“承认什么?”

肖寒秋看着那秃头青年,面色不解。

“你只要指认,你和君逸飞是一伙的,你们都是天魔教,打入剑神宫殿的奸细,只要如此,我会让你戴罪立功。你和你的女同伴,就能免去一死……”

秃头青年看着肖寒秋笑眯眯的道。

“什么?你这是要让我作伪证,诬陷君师兄,你们真的好狠毒啊,你们放心,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诬陷他的。”

肖寒秋咬着牙道。

现在肖寒秋总算是知道,这伙人的目的是如何了。原本他还很纳闷,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天魔教,这些人为何偏偏将自己和吴雨欣抓入这里。但现在,一切就真相大白了。这些人,就是为了让自己趁着君逸飞不在剑神宫的时候,诬陷他。

君逸飞对他和吴雨欣可以说,恩重如山,如果不是他,自己和吴雨欣现在兴许早就死了。他如何可以忘恩负义,为了活命,去诬陷君逸飞。此刻的肖寒秋已在心头暗暗的决定,无论是付出如何的代价,自己也不能诬陷君逸飞。

“不做么?你以为自己不做,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

秃头青年看着肖寒秋,眼神带着一丝残忍。

“哼?你们有什么招数,放马过来吧,我……我肖寒秋如果皱一下眉头,和你们姓……”

肖寒秋放声大笑道。

“有骨气。我喜欢,希望待会,你的骨气,还能这么硬……”

秃头青年拍了拍手,笑眯眯,神色却是极为的不屑。

“将东西拿上来。”

秃头青年笑道。

肖寒秋虽然表现的很是硬气,但看着对方拿着一口密封的罐子,心头还是毛毛的,未知,才是最可怕的,他也不知道,此刻对方到底会使出如何的手段来。

“打开……”

那秃头青年让边上的执法堂弟子,打开了那黑色的罐子,里面趴着两只蟑螂大小的黑色虫子。

“你一定想知道这是什么吧,这叫透骨虫,生活在寒湿的沼泽之地,它最喜欢的就是啃食人的骨头。它会钻入人和魔兽的身体内。不破坏你的表皮,然后在你很清醒的时候,一口一口的将你的骨头啃干净,然后发出‘咯吱!’‘咯吱!’那种很清脆的声音。”

秃头青年在述说的时候,脸上始终带着一丝和煦的笑容,神色很是平静,仿佛在说着什么动听的故事一般。但就是这般,听在肖寒秋和吴雨欣的耳中,却仿佛晴天霹雳,直冒鸡皮疙瘩。

肖寒秋面色微微一变,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淡淡的道:“有趣,我也想听到那声音,来吧,冲我来吧!”

肖寒秋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虽然对方的描述很残忍,但他很快就接受了,死都不怕了,哪里还在乎其他的。

“哦,这么硬气?”

秃头青年原本还以为这透骨虫,可以让肖寒秋产生恐惧,这个手段,在执法堂早就屡试不爽了。一些在剑神宫的老弟子,对这透骨虫可以说是谈之色变。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竟然可以挺住。这让秃头青年觉得有些挫败和不爽。

“是吗,你不怕,我信,但你确认,你的同伴也和你一样硬气么?”

秃头青年此刻却是将目光落在了在边上的吴雨欣的身上。

吴雨欣可以说是肖寒秋的一大软肋,在看到秃头青年将目标打在了她的身上,原本神色平静的肖寒秋,终于色变。脸上露出了焦急之色。看着秃头青年怒道:“混蛋,你有种冲我来,她只是一个女孩,不要动她。一切冲我来……”

秃头青年看到肖寒秋脸上的焦急之色,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冷哼道:“小子,没想到你还会怜香惜玉,啧啧,不错……不过,你让我别碰她,我还偏要碰……”

秃头青年转移目标,走到了吴雨欣的面前。先前因为地牢内,有些昏暗,他没有看清吴雨欣的模样,此刻看清了,顿时眼前一亮。